孟根信息门户网
文化 健康养生 汽车 综合 娱乐 财经 教育 社会 时事 国际 旅游 科技 军事 体育
孟根信息门户网 > 文化 > 瓷器的3个先决生成条件,中国恰巧满足但又不具唯一性优势,为何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9年第34期《三联生活周刊》上。文章的原标题为“瓷器之美:从形式到背景”,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侵权行为必须受到调查。

文/贾东亭

没有一种艺术形式,如瓷器,与人类文明和日常生活有如此密切的关系。这使得它不仅在形式和装饰上,而且在情感依赖、不断增长的记忆甚至文化群体的集体潜意识中都具有强烈而稳定的审美惯性。

日本著名工匠明仁长江在濑户工作室(照片由张磊拍摄)修复黑曜石天气。

当中国回到源头时会是什么样子?

带着这样的疑虑,我去看了一个名为“中国白”的展览。严格来说,这是一个当代艺术展,只有材料仅限于白瓷,其余的,从造型到功能到概念,都与传统瓷器无关。在这些意想不到的作品中,瓷土已经从技术和实践中分离出来,成为一种艺术表达和个人认知的材料,从而赋予它一种全新的生命形式。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作品打破了中国与西方、传统与当代在陶瓷美学上的隔阂。例如,韩国艺术家taxoo lee在景德镇收集了明清时期废弃的陶瓷碎片。他用这些古老的青花瓷作为碗的底部,重新拼接新的白瓷碗壁,并把它们变成一件从古代到现代缝合在一起的艺术品。塔苏·李(Taxoo lee)说,当他看到宋代的白色陶瓷碎片被丢弃后堆积成一座大山时,他直观地感受到了充满活力的文化冲击。不管这些小碎片有多古老,它们都不能成为文化遗产。因此,他想创造一个真正的“重生”,用清晰的接缝把过去和现在联系起来,展示瓷器的无限生命力。

韩国艺术家taxoo lee

李泰洙在景德镇收集了明清时期废弃的陶瓷碎片,并用古今缝线将其制成一件“重生”的艺术品。

“其实,中国白不是一个物质概念,而是一个审美概念,也是一个时间、地域、族群和情感的概念。它是中国处理白色陶瓷的丰富而富有诗意的表现,也是东西方交流史上最具代表性的中国象征之一。”“中国白”大奖赛评审团主席、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艺系主任白明认为,这种白并不追求纯白或无瑕的白。它追求洁白如玉的品质,绅士的美德和简朴的丰富。定窑白瓷和德化白瓷都是这种美学的产物。在他看来,青瓷也是纯净的,青瓷是“南蓝北白”模式下的中国瓷器的另一个主要类别。龙泉窑、汝窑、官窑的青瓷,以及唐代的秘彩瓷,都属于青瓷系列,但它们有着完全不同的视觉感受。

十多年前,白明在景德镇花了几年时间研究传统制瓷技术,最初是出于好奇是什么让景德镇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持续了一千年窑火的城市。当他深入传统时,他也感受到了传统的强大魅力和这种魅力带来的双刃效应。

“一方面,不知不觉地被古老的技术和工艺所感染。例如,瓷土是从山上挖出来的,那么你是如何碾碎石头的呢?在周围环境的帮助下,用水。以下难题是水锤是一种机械装置。作用力在某一点上。那块石头可以磨得很细。其他要点呢?景德镇人非常聪明。他们发明了一种可以代替手工操作石头的装置。底部是一块大石板,上面铺着木板。通过撞击,石板振动并传递到木板上,木板反弹回外围的石头,小石头会反弹回中心。石板是由大的绿色木板制成的,因为它是最有力的,而木板是由泡桐树制成的,泡桐树是最有弹性的。此外,必须在坑底添加一些松散的土壤,这些土壤不能像水泥一样平整铺设,从而导致振动。这个装置非常神奇,它不会被上面的力量砸碎,而且还会产生振动,这完全是从经验中得来的。这种细节,当你感觉到的时候,会觉得充满魅力。正是这种独特的技术推动景德镇发展到今天,自从它被记录在《天创》中以来,一直没有改变。"

“这种魅力的另一面是,很容易将人们带走并转化为这种技术。然而,随着你越来越熟练地掌握技术,美学将与技术日益融合,所以景德镇的环境大多是传统复古的模仿者。”白明认为,瓷器作为一个非常古老的艺术门类,已经形成了一个稳定而持久的审美体系。这个系统非常强大。一方面,瓷器得益于这种力量,并保持了一千年的繁荣。另一方面,这个制度也很古老,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一种约束。“用今天的技术复制宋代青瓷或元代青花瓷并不太难,但经典的外观并不传统。传统实际上是一种美学,一种精神,核心是创新。”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艺系主任白明(王旭华)

与技术崇拜相比,也许我们应该从文学的脉络来看待传统瓷器。“从青花釉开始,瓷器生产的中心转移到景德镇,冰冷的审美逐渐让位于更加简单友好的青花瓷。青瓷、200年后的青花瓷和青瓷釉下的亮蓝都与高温和景德镇特有的高岭土有关。此后,景德镇的釉色变化势不可挡:青花流行后釉下红出来,釉下红流行后高温琉璃出来,高温琉璃后古色出来,古色之后粉彩出来,粉彩之后浅深红色出来。”白明说景德镇烧窑数千年的原因是几乎每100年就会产生一个新的品种,否则不会有今天。

严格地说,中国不是一个陶瓷国家,而是一个瓷器国家。震惊世界文明史的陶瓷文化诞生之前,大量的泥土被锤打和提炼。瓷器诞生后,中国大地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窑炉、不同的材料、不同的烧制方法和不同的造型技术,共同形成了不同的审美标准。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侯向洋指出,仍然需要进一步研究的是,为什么世界上许多地方同时发明和烧制陶器,但发明瓷器的权利最终属于中国。

从通常的观点来看,瓷器有三个先决条件——瓷土、烧制温度和上釉,而中国恰好满足了这三个条件。侯项燕认为,这三个条件,实际上,中国并没有独特的优势。当把中国瓷器发展史放入文化发展史中加以区分时,人们会意识到“崇玉”可能是中国人发明瓷器的一个外部文化因素。

侯向洋告诉我,考古资料显示,到了晚上,从河姆渡文化开始,“玉石崇拜”文化已经在中国出现并开始流行。从那以后,7000多年前,“尊玉”的文化历史就形成了,这在人类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原因只有两个:一是玉作为“石头之美”,具有内在的审美特征,这可以称为自然原因;第二是人文原因。春秋战国以来,玉被儒家思想道德化、宗教化和政治化,具有深刻的思想内涵。因此,一些常见的口语表达“尊玉”,如“古君子必须佩戴玉”,“君子优于玉”和“君子无缘无故不佩戴玉”,变得流行起来。尚玉成是中国古代常见的社会文化时尚。

“在这种非常特殊的社会文化氛围中,中国人显然会对陶器窑壁或印刷硬陶和其他器具表面偶尔和反复出现的地方美‘光泽’更加敏感。他们肯定不仅停留在对“窑汗”等的肤浅认识上,而且会自然而然地把它与美玉联系起来。因此,虽然“釉陶”可能不是中国人首先发明和使用的,但中国人完全有可能在“釉陶”的基础上发明瓷器并制作和烧制瓷器。侯项燕认为。

陶瓷与玉的直接联系,甚至“玉与瓷”的普遍做法,都出现在唐代。侯向洋梳理过,在唐代,茶圣陆羽在《茶经》中说“越窑似玉,兴窑似雪”,所以他认为“兴不如悦”;诗人陆桂梦在他的“茶瓯”诗中说:“它像桂一样美,有烟霞的颜色吗?”?宋代学者苏东坡在他的诗《试院炒茶》中写道:“定州花瓷雕红玉”,“没有玉碗可以托美眉”。宋徽宗在《大观茶论》中有“淡色贵青黑,玉毫篇为上”;在冀涛,南宋学者姜奇直接称景德镇青瓷为“饶玉”。明代科学家宋应星相信“天工开物”,认为“陶成雅的器物像一块素玉骨”。文人高倩在《尊生八记》中说,“茶杯只是宣窑坛杯,有着浓厚的白玉和典雅的风格...宣窑印有白色瓯,风格中等,似玉。”侯海洋说,不可否认,在历史文献中,也有“千峰绿绿”、“烟霾”、“秋水清水”、“泉水”、“绿云”、“冰”、“霜雪”、“雨天蓝”等用来形容瓷器。然而,相比之下,“似玉”仍然是描述瓷器最集中、最接近和最具代表性的词。

在不同时期和风格的瓷器背后,“玉崇拜”也是一条隐藏的美学线索。侯向洋指出,早在唐代,随着“南蓝北白”瓷器整体格局的形成,“莹”瓷的程度已经成为衡量其审美乃至文人文化思想内容的重要尺度。代表性的例子有越窑秘色、邢窑透明白瓷、景德镇青瓷、南宋官窑和龙泉窑厚釉青瓷等。,都突出了对美丽玉石颜色和质地的追求。

原始青瓷出现在商周时期,是从陶器向瓷器的过渡。早期釉色是灰色和黄色。大部分是礼器和明器,大部分是仿金属制品。到了唐朝中期,青瓷经历了自我觉醒。越窑开始摆脱青铜器和漆器的形状束缚,大量日用器皿出现并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产生了近乎完美的青色釉,成为当时第一个窑。陆羽不仅称赞他是世界第一,而且陆桂梦还写了一首诗赞美他:“九州的风和露水吹过窑子,赢得了数千座山峰和绿宝石。”

所谓“南蓝北白”呼应了南方的青瓷,是北方的白瓷。白瓷出现在北朝,比青瓷晚。唐代兴窑标志着白瓷的成熟。正如陆羽所说,“越窑如玉,兴窑如雪”和“如雪”也是无奈的比喻,因为当时没有其他人造物体来形容白瓷。定窑的白瓷不太像玉,更像象牙,白色中有黄色的闪点。它也是一件有价值的东西,受到人们的喜爱。明代德化的白瓷就像玉一样。它叫做猪油白和鹅绒白,就像羊脂玉一样。这是独一无二的。

故宫博物院藏物部主任吕成龙告诉我,瓷器是玉,主要体现在古往今来一直追求的釉面玉质上。尤其是南宋官窑瓷器最为明显:“瓷器釉料是一层玻璃,釉料是覆盖基体的。它应该是用一种釉料做的,但是南宋窑上釉很多次。上釉一次,在窑中低温烧,然后上釉多次,最多五六次,然后再烧,现在我们可以从根部一层一层地看到上釉。釉料越厚,玉质越强。因此,南宋官窑青瓷的釉料比坯体厚,甚至比坯体厚两到三倍,以追求玉的质感。吕成龙说景德镇烧制的青瓷也是一个代表。宋代被称为“青瓷”和“假玉”。明清时期也是如此,当时釉厚而湿润,白色在绿色中,绿色在白色中。李清照的《醉花吟》有一个“玉枕柜”。这种玉枕要么是真正的玉枕,要么是青瓷枕。

文献记载表明,宋代汝窑使用玛瑙作为釉料,大概是为了获得美玉的效果。陶瓷研究员、《宋瓷笔记》作者刘涛告诉我,汝瓷的釉料是浅蓝色,釉层薄,质地细腻。它不是透明釉,而是不透明釉,所以它可以表现出玉的质地。然而,“釉中玛瑙”现在已被神化,仿佛只有玛瑙加入釉中,才会产生莹瓷。事实上,玛瑙是纯硅石,类似于应时的成分。给玛瑙上釉是完全可能的,但这不会产生任何特殊效果。第一个模仿汝瓷燃烧的朱文立告诉刘涛,他在第一次配釉时就已经使用了玛瑙,但他很快就放弃了,因为他发现玛瑙可以完全被具有同样效果的低成本应时所取代。

刘涛指出,古代瓷器对玉的仿制主要是在釉面上进行的,强调“用釉料覆盖胚胎”,而对胚胎的改良相对被忽视了。因此,虽然瓷器有玉的光泽,但不如玉那样致密。他说,从仿玉的整体效果来看,宋代景德镇的青瓷是最成功的。从现代标准来看,只有它最接近现代精美瓷器的标准。也正是在青瓷这一划时代范畴的基础上,出现了后来的元明清青花瓷。即使是这些彩瓷,“莹”也一直是最高的审美追求。

2019年,在德国图林根州举办的东亚瓷器展(由视觉中国提供)

中国瓷器的历史基本上是一部编年史。哪个朝代和风格出现了?哪个时期,哪个著名的乐器诞生了?然而,如果他们在古代和现代并列,不可避免的是,他们会有一种感觉,他们是相互领导,不平等的。那么,如何欣赏不同的瓷器呢?

“唐瓷看形状,宋瓷看釉料,元青花看绘画,明清青花看染色。”已故古代陶瓷学者刘心元曾总结出这一欣赏之钥。刘涛解释说,唐代瓷器大多模仿西域的金属和玻璃制品,中国的器物也融入了胡风,所以造型具有独特的美感。宋代是瓷器工业大发展大繁荣的时期。瓷器品种丰富多样。在传统青瓷、白瓷和黑釉瓷的基础上,出现了南方青瓷、汝窑天青、耀州窑橄榄绿、南宋官窑和龙泉窑粉绿等厚釉青瓷。宋瓷不仅注重釉色之美,而且追求釉质之美。例如,黑釉瓷器不再像过去那样单调,有多种多样的图案和丰富的质地,如兔毛、油滴、树叶、酱点、玳瑁等。元代青花瓷最大的成就是它的绘画装饰。有些绘画主题和样本直接取自当时的戏剧版画,绘画技巧也很高,完全可以与纸质绘画相媲美。明清青花瓷借鉴中国传统绘画的渲染技术,达到了“墨分五色”的效果,画面更加层次感和立体感。

刘涛认为古代瓷器不仅仅如此。每个时代都有能代表这个时代风格的瓷器品种或技术现象。例如,在宋金时期,磁州窑型瓷器是“由粘土制成的”。由于原材料质量差和胚胎质量差,为了改善其外观,经常在成型的瓷体上涂上一层质地细腻的粘土,即化妆粘土,然后通过雕刻、雕刻、雕刻、镶嵌、绘画等工艺进行装饰。主要品种有雕刻花、珍珠雕刻花、白色黑色花、红色和绿色花等。化妆土往往在装饰形式和美感方面起着直接的决定性作用。像雕花装饰一样,通常是利用烧制后化妆土和空白轮胎在纹理和颜色上的差异来突出图案。白色地面和黑色花朵装饰需要在未干燥的化妆土上进行,就像画在宣纸上一样,所以有纸基水墨画的效果。可以说,没有化妆,就没有磁州窑风格的艺术。也有清代粉彩工艺。粉彩的出现导致景德镇釉上彩瓷器美感的变化,尽管这可能不是那么“积极”。粉彩出现于康熙晚期,是一种以色彩为基础,直接受珐琅色彩影响的釉上彩品种。起初,主要使用进口颜料,采用西方绘画技术,所以也被称为“外国色彩”。它的颜色比多色的更丰富多彩。此外,由于多色单线横画绘画方法的改变,以及采用了无骨骼渲染技术,这幅画也具有了纸面绘画的效果。这样,粉彩很快就取代了彩色和珐琅的地位,成为釉上彩瓷器的主流。景德镇釉上彩瓷器的装饰风格也从刚劲转为纤细柔和。这种风格在雍正和甘龙的产品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并成为一种工艺传统或美学背景,影响了他们至今。

在中国陶瓷史上,虽然各种风格层出不穷,但成就却有两种:一种是宋代的五大名窑,另一种是明清的官窑,可以说是两座高峰,各有千秋吕成龙说,“从这些年的拍卖市场来看,这两者也是密不可分的。出价最高的是北宋汝窑天桥釉洗。苏富比香港拍卖行在2017年以2.493亿港元将其出售。第二高的出价是明成花斗彩济钢杯。苏富比香港拍卖行在2014年以2.8亿港元将其出售。”

在宋瓷和明清瓷的双峰格局中,刘涛注意到了一个显著的现象:虽然明清瓷的技术水平远远超过宋瓷,但明清瓷的声誉在美学上显然不如宋瓷受到广泛尊重。他说,从文献上看,古代瓷器是作为一种稀有珍宝被收集和欣赏的,并在明朝流行起来。“在窑具上,它必须命名为柴如冠阁鼎”。即使在彩瓷流行的时候,宋瓷也深受学者们的喜爱。此后,宋瓷进一步提炼升华,成为高格调、高境界美的象征,抽象成与唐诗、宋诗、元曲、宋元山水画、明清园林等相当的“文化符号”。

明代仇英《香蕉吟夏青图》的一部分

陶瓷研究学者叶哲民(Ye zhemin)曾在他的权威著作《中国陶瓷史纲要》中说:“宋代的大部分瓷器之所以有吸引力,是因为它们形状简单优雅,釉面颜色丰富多彩,或者晶体和薄片多种多样。他们曾经是独一无二的,现在仍然在世界上受到赞扬,这是令人惊奇的。可以说是形式、色彩、质感甚至光线都被恰当地融合在一起,达到了科技和工艺表演的巅峰。后来元明清瓷器逐渐转向绘画装饰为主体,忽略了前代形式和神韵的基本特征。这也许是宋瓷的独特之处,这是国内外无法比拟的,也是后世所不及的。”

为什么宋瓷的审美更受追捧?唯美主义者宗白华先生认为,正如钟嵘在他的《诗》中所写的那样,谢石就像出水芙蓉,颜实就像错拿黄金——“出水芙蓉”和“错拿黄金”,这可以说代表了中国美学史上两种不同的美学理想。宋瓷是“芙蓉自然可爱”之美的代表,而明清瓷则是“雕金满眼”之美的代表。宗白华指出,魏晋六朝是转型的关键,分为两个阶段。从此,中国人的美感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表现出一种美的理想,即认为“芙蓉”是比“错刻黄金”更高的美的境界。

刘涛的分析表明,所谓的“芙蓉之美”与儒道结合的“和谐之美”有着直接的对应关系,强调委婉、含蓄、温柔和柔和。因此,荷叶的美不仅具有审美价值,而且具有伦理价值,形成了独特的审美情趣和审美理想。即使在今天,它仍然与许多中国人的审美心理保持着深刻的同构关系。这不难理解,在精英文化的背景下,为什么“芙蓉”宋瓷比“错金”明清瓷更受尊重。

然而,刘涛说,两种不同的审美感受之间的关系绝非尖锐对立和不相容,而是一直相互帮助和和谐。即使是镶嵌黄金的形式,也能展现优雅的境界。例如,清代中前期的五彩、珐琅、粉彩等官窑瓷器,符合清初“回归典雅”的审美时尚,具有清真典雅之美。

那么,两极之间的过渡是如何发生的,从“出水芙蓉”到“镶有色彩的黄金”?

刘涛说,一方面来自于工艺技术的推动。实际上,所谓一色明净、“初发芙蓉”的宋瓷之美,集中体现在那些原本就以质地、釉色取胜的单色釉瓷器上,如定窑白瓷,越窑、耀州窑、汝窑、南宋官窑、龙泉窑青瓷、景德镇青白瓷等,其实当时也有不少窑口展现出热衷装饰的倾向,只是囿于当时的工艺技术,彩绘装饰不能更全面更自由地得到发展。元、明之际是中国陶瓷发展的转折期,景德镇成为全国窑业中心,釉上彩的使用,釉里红的创世,特别是青花瓷器的异军突起,结束了瓷器以单色釉为

吉林快三 上海快3开奖结果 1分钟极速pk10

上一篇: 小S气炸:范范背超大黑锅!揭梁静茹离婚爆料真实内幕
下一篇: baby,裴秀智,张雪迎迪奥秀场生图对比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 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2018-2019 lilycoo.com 孟根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